• 离说,青鸟是一直在飞翔着寻找幸福的,而且找到了.我回说,是啊,我是一只不死鸟.

    只要我不死,其他人,我管不了.

    我最后一次见堂弟是在7年前,大概是吧.印象里他穿着黑色的夹克,头上戴顶很显老的帽子.和我眉目神情有些许相似,比我高些,比我壮一些.我和几个弟弟妹妹手里拿着鞭炮出门去放.他就那么安静的跟在我们后面,我拿根香给他.他接过来,却不接我的鞭炮.我们笑着放完那些二踢脚,然后问他,好玩不?他笑笑,也不说话.直到吃饭的时候,才肯说出几句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