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漂亮的小男孩,他是水神的儿子.他没有学习到任何父亲的技能,他只会哭.水珠掉落下来,就成为了珍珠.父亲对他很不满意.因为父亲需要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来管理这片海水.而他却是打不得又骂不得的,稍微有些严厉的话说出来,他就会默默的哭.父亲越看他越不顺眼.他长到10岁时,母亲又给他生了个弟弟,父亲的眉毛也渐渐的舒展开了,对他的弟弟宠爱有加,就对他爱理不理的.

    他从小就是聪明懂事的孩子,知道父亲不太喜欢他, 就尽量得不在父亲面前流眼泪,每天陪...
  • 有时候我看见复文,觉得他哪也不好看,眼睛太小,鼻子又不高挺,发型也不帅,牙也太白,身材也太好,完全没有一点文弱的气质,每回我想起这个,就对复文说。复文就撇撇嘴,说你好看,塌鼻子塌眼睛鲶鱼嘴,小脑袋搓衣板大脚丫手长那么丑。。。我急忙喊停,说错了,我错了,行不?他爬上床,理也不理我,就关灯睡觉。

    有时候我看见复文,又觉得他哪都好看,笑起来眼睛像弯月,眉毛也弯弯的,嘴唇粉红,手也很美,身材匀称,声音也很好听,每回我想起来,也会对复文说,他斜眼看看我,说算你有眼光,我怎么会看上你,塌鼻...
  • 明天是我生日。我和复文在一起的头一个生日。复文很高兴,打从头天下午就开始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干些什么。晚上我去上班,老板知道我明天生日,特意让我在10点半的时候人上得差不多了就放我回来。复文见我早回来,也激动了一阵,把我按在沙发上,又按摩又松骨,伺候得我好不舒服!

    十一点多的时候复文给我放好水,让我去泡澡,出来的时候快到12点了。他飞快的跑来在我唇上啄一下,又窜回电脑前埋头研究手机。十二点刚好,我的手机就开始滴滴的响。复文喊,快看,快看。我正打算看,听见他喊吓了我一跳。他边喊边蹦到...
  • 我在酒会上认识了一哥们儿,彼此用眼神交流一下,就知道是同道中人。聊了一会儿,又觉得很投缘,就互相换了号码,约好有时间让他去我的酒吧,我请他喝酒。

    我的休息日是随机的。我呸!和复文久了也习惯用这个词了。那天夜里八点多,我正在沙发上看《喜洋洋与灰太郎》,他窝在电脑前玩他的该死的游戏,我叫他晚上出去玩,他不去,以晚上要攻城战为由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我!我正在苦闷的时候,手机来了短信,是酒会上认识那哥们儿,他说他在我们酒吧来给我捧场了,没看见我,问我在干吗。我看看复文,显然他没空理我。就回...
  • 中午我起床的时候,复文坐在床头看着我若有所思。我揉揉眼睛,直起身来,叫他,文文?他好象没听见我的招呼,眉头紧锁,嘴唇也抿着,手托着下巴,好象能看到我胃里,看出我吃了什么一样。得,打住!这么想就有点恶心了,每天都有客人的呕吐物让我帮忙打扫,想到这里我就干呕起来。显然我的干呕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我看着他,再看看电脑,电脑是开着的,但他没玩。敢情太阳从东边落山了?

    他直直的看着我,张口说,你说,我像女人么?

    我立刻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连说不像不像,女人比你皮肤好...
  • 复文出海去工作了,也怪我没本事,要真有本事哪儿能让他跑那么远,每天起来就耐着性子帮他练级,然后去上班。假日就不休了,等他回来再一起休个几天,每天倒是过得也充实。

    突然有一天!突然有一天,绝对不是那恐怖片系列的电影。但确实让我觉得意外。复文又出现在酒吧里,轻车熟路的坐在吧台边上,我转过头来看见他,顿时思绪万千,情感如泉涌,无限缠绵汇成一个字,你!

    复文笑了,眼睛像月芽一样微微弯起,说,我回来了!我这时才发现,我的精神反应能力和行动力是多么不匹配,激动了半天,...
  •   夜晚下起了小雨,我和复文吃过饭就没有出门。我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早早就跑到电脑前鼓捣他的游戏。按他的说法,这封测游戏全国只有2000人能选上封测员,他就是其中之一。我不以为然,兴许全国也就不到2000人申请呢!还美呢!

      我的假期是除了星期5,6,7之外的任何一天,偏又今天是星期二,没有任何好节目可以看。我一个人又无聊,复文也不理我。我跑到他跟前坐下。他张牙舞爪的把我推开,继续和游戏做斗争,边玩嘴里还吱哇乱叫,我气得用手使劲抓他头发,他不为所动,我挠他...
  • 复文是个绝对的孝子,每个星期我只有一天假,他是休假,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要走,一走就是半年八个月的,又没法联系,让人很是不爽。于是就特别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早晨在被窝里赖床,他就接到了他母亲的电话,说让他回家。

    他挂了电话,二话不说就开始收拾,我半倚在床头,说,嘛去?他边收拾边说,回家!我妈让我回家呢!我说那咱今儿的电影就不看啦?他说,我得回家,你自己个儿去看吧!实在不行就叫上别的朋友,票别浪费了。我恩了一声,开始想和谁去比较好。

      他收拾好东西...
  •   复文夜晚出现在酒吧的时候,外面刚下过雨,他进来的时候带了风,清爽的,让人精神振奋起来。在昏暗的走道里跌跌撞撞的,坐在我面前。

      他把下巴放在吧台边上,抬眼看我。然后笑笑,说,嗨!老头子,给我来杯你最擅长的。他的嘴里带着浓重的酒气,喷在吧台上,蒙出一层雾气。我不耐的看着他的眼睛,转身看看只有我一个人的吧台,说我只会长岛冰茶。他挥挥手表示同意,我转过身去调了一杯放在他面前,他扭着身子坐直,把头抬到刚刚好能够得到杯子的高度,伸出舌头,在酒杯中舔了一下,咂咂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