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莲.9 - [莲生]

    2008/12/01
    我用最快的速度在网上发了求租信息,随便去看过几间,最重要的是房租是否在接受范围。确定了一家在这个城市西北角的房子,房主是个并不算和蔼的老年妇女,用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我,确定我身上没有任何让她致命的细菌后,同意我入住其中一间。

    这个年迈的老妪无疑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单房出租在这个城市并不容易出手,尤其是这样偏僻的地角。她很巧妙的把一套房子分成两间来出租,显然主意是很好的。租房人对价格容易接受,出租人也能多赚不少。

    我从离那里拿行李走的时候离不在家,颜锐依然低着...
  • 莲.8 - [莲生]

    2008/12/01
    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睁眼就看见颜锐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看着手机发呆。我越发的看着这个男人不顺眼。离在厨房里叫,颜锐,叫安起床,吃饭了。我看他慌忙把手机关掉,走到身边来推我,刚要伸手,看见我睁着的眼睛说,吃饭了。神情有像被发现奸情似的慌张。我站起来,裸着上身走进厨房。在离的身边说,可笑至极。离转身来看看我,显然不明白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看着我裸着的上身,啊的一声尖叫,说你拍僵尸新娘呢,行走中的骷髅,快穿衣服去。我了然的看离一眼,转头再看看厨房门口慌张的颜锐,哼了一声,从他身边走过。
    ...
  • 莲.7 - [莲生]

    2008/12/01
    颜锐是在大学时偶然认识离的,那时离与他现在的女友算是点头之交。颜锐在找她的时候,恰好离与他点头打招呼。离笑笑说,要知道点头能点出这么多孽缘来,我倒情愿多点几次,多几次孽缘,也许还能多一份选择。

    离看着我,说你猜,颜锐怎么形容我的?我摇摇头,恋爱中的男人嘴里的话没一句是可信的,口若悬河的夸奖从不重复,我猜不出来。离甩甩头发,说,他说他从没见过我这样刚强有性格的女子。我哑然,只是一面之交,就能看出性格来?未免有些太扯了吧!离又说,他说他看见我第一眼就心动了。我打断她,说,看来颜锐真...
  • 莲.5 - [莲生]

    2008/01/28
    离把车开到水库旁边,熄火停下。安算是看到了流水。水库像一面镜子,天空在水面上映出淡淡的蓝色。时而有风,水面又波光粼粼的,像蓝色的麦田。
    安把感觉告诉离,离就大笑,我去,说哪有你这么形容的,感情你有农民情节。
    安说农民情节怎么了,我家世代为农,后来我农转非就后悔了,再也分不到田地,不能在田里种花种草。只不过为了一个好听的名声,却丢掉了那大片生命。
    离又反问,感情你要地不种菜光种花草啊。亏你现在转了,不然城里人不得饿死,花草总不能拿来吃吧。
    又安静了片刻。...
  • 莲<4> - [莲生]

    2007/12/29
    就让往事随风都随风 都随风 都随风 心随你动
    昨天花谢花开 不是梦 不是梦 不是梦
    就让往事随风 都随风 都随风 心随你痛
    明天潮起潮落 都是我 都是我 都是我

    这个城市的天并不能晴得很透彻,但天气也算是难得。阳光穿过不算碧绿的叶子照到他们的身上,斑斑驳驳的,又投射到地上,画出一片片漂亮的明黄。安抬起头来穿过叶子看天空,又被阳光晃得眼睛不能全睁开,闭上眼睛是一片猩红。
    安侧过头来看着一直没有出声音的离,她低着头,慢慢的碎着步子走路,安突然...
  • 莲<3> - [莲生]

    2007/12/18
     三.

    离醒来时已经到了下午,出门看到收拾干净的客厅,然后跑出去拉开自己的门看看门牌号,又进来惊呼,太神奇了。真干净!谁干的?莫不是家里来了田螺先生。安从卧室里走出来说,你醒了。离才反应过来,直问,你打扫的?安无所谓的四处看看,点点头。离激动得扑上来,被安伸手挡住。离又抓住安的手说,安先生,欢迎你在这里常驻!
    安撇撇嘴,说这不过是个例外,床没有被褥,太硬。睡不着所以打扫,以后也许就没有这个好事儿了。
    离一下午显得很高兴,陪安买了被褥,一起在外面吃了...
  • 莲<2> - [莲生]

    2007/12/17
    等待晚上迎接白天,白天打扫晚上祈祷
    离开烦嚣寻找烦恼,天涯海角心血来潮
    有人在吗有谁来找,我说你好你说打扰
    不晚不早千里迢迢,来得正好
    哪里找啊哪里找啊,一切很好不缺烦恼

    他们在吃饭的时候聊了一些生活的状况,彼此也算了解了大概的性格,但是有一部分是互相都不触碰的,彼此都知道。就都不谈起。
    安看着离熟练的拿起一只烟叼在嘴里,点燃,吐出一口青色的雾。离在安的眼里又变得迷离,很符合她的名字。然后问离,你不是不准房客吸烟吗?安斜眼看他,...
  • 莲<1> - [莲生]

    2007/12/17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一。
    离收到求租人消息的时候,他的个人签名档引用的是《诗经》里的诗。
    离用嘴叼着烟卷,打字说,你好。他很快回说,你好。然后是短暂的沉默。他说,我叫安徒,要做你的房客。离回说,你性别?
    他回到:男。身高180。50公斤。23岁。我要租你的房子。如果方便的话,明天我想去看房,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