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它是一座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城市。我却留在了这里。

     

  • 这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复文站在桥头的红绿灯前感到有些慌张.这个城市的人仿佛看不到挂在高处的交通灯一样.汽车,行人,喇叭不断.他四处张望,却又不敢迈出一步,他在桥上拿出一支烟,点燃,叼在嘴里,在桥边蹲下,在冬日的阳光里哼唱着自己的歌.

    这是曾经属于我的城市.我带他来这里,是要让他和我一起,再走一遍我们彼此还是陌生人时,我曾经走过的路.我从后面拍他的肩膀.他看到我,站起身来.我从他嘴里拿下他叼着的烟,放在自己的嘴里,猛吸一口,吐出淡淡的烟雾,转头看着他笑,把他的手抓在手里,带领...
  • 天鹅之旅 - [行走片段]

    2008/04/15
    .我头疼得厉害,整个大脑像是要就这样炸开,一些思想要就此出逃。我对小龙说,你给我唱首歌吧。他犹豫一阵,说好吧。然后他用他沙哑的声音唱一首《天鹅之旅》给我,没有配乐,没有节拍。他轻轻的唱。
    我们在前世约定,一起穿行这世界,一生都不会停歇,永远向着那春天。
    直到这最后一刻,融进这温暖阳光里,让我们飞越这世界。
    飞过这群山飞越那洁白云海,飞过那万马奔腾的绿色原野,飞越那辽阔碧海蓝天。
    唱到这里的时候他突然破了声音。然后他停下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最近烟抽多了,嗓子破了...
  • 何等愚昧 - [行走片段]

    2008/04/14
    1:被关心的感觉是幸福又可怕的。只要稍微改一下签名,就会有关心的人问我究竟又怎么了。小贱人在早晨的时候留言给我。他说,留下的人,仍需要爱,不同的是物是人非。相当的不压韵呢!消失了几天的凳子早晨回复我的留言说:承蒙挂念,不甚惶恐,一切如故,仅未上Q尔!十分迂腐,十分老学究的感觉。离说她已经完全从阴影里走出来,我觉得也是。我深深的觉得,我比那个人更值得被珍惜。

    2:其实我介意。翅膀推荐我听的歌,确切的说,歌词我听不懂。最近梦里总是出现些光怪陆离的事情。最多的是一个熟悉的人影,很熟悉...
  • 小城故事 - [行走片段]

    2008/01/03
     

     这个小城过于沉寂.鲜有人记得它的辉煌.即便提起六大古都时,也不会记得有这么一个小城在三千年前的历史意义.即使我居住在这座小城的几年时间里,也未能意识到它曾经的美丽与寂寞.

    它是寂寞的,即便顶着中华第一古都殷墟的名号,即便有甲骨文大批出世,即便有世界最大的青铜器司母戊大访鼎出土,有中国最早的监狱,是周易的发源地,商朝的最后一个都城.人们旅行的时候还是会把它遗忘.

    后来我有机会回到这里,用相机记录一下它的古老.然...
  • 我的青春,其实也蛮单纯.

    最后呆在小城的一晚,是答应秦姐办完她组织的聚会.其实本来我也不急着走,就顺水推舟做了人情留下.

    我依然拿着抹布站在吧台里面,东瞅瞅,西望望.时而拿起来抹布随便擦两下.秀秀在旁边不听的说我再擦就把吧台擦没了.没了刚好,我一直想做导购的,如果没了吧台,我站在这里,就从酒保成了酒水导购.换换职业,换换心情.

    我相信我是很讨人喜欢的.秦姐的丈夫进门的时候,秦姐介绍过她的丈夫,眼睛里充满了小女子的柔情,然后让我叫他姐夫...
  • 离说,青鸟是一直在飞翔着寻找幸福的,而且找到了.我回说,是啊,我是一只不死鸟.

    只要我不死,其他人,我管不了.

    我最后一次见堂弟是在7年前,大概是吧.印象里他穿着黑色的夹克,头上戴顶很显老的帽子.和我眉目神情有些许相似,比我高些,比我壮一些.我和几个弟弟妹妹手里拿着鞭炮出门去放.他就那么安静的跟在我们后面,我拿根香给他.他接过来,却不接我的鞭炮.我们笑着放完那些二踢脚,然后问他,好玩不?他笑笑,也不说话.直到吃饭的时候,才肯说出几句话来.
    ...
  • 我想我是一只鸟,太过警觉,不容易停留,所以一直在飞.

    甚至有时候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归宿.

    初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住在同学的家里.他们是对幸福的恋人,在一起4年,恩爱4年.刚好合租的房子暂时还没有另一个房客,于是我住在那里.

    他们是对导游情人,大学里相识.他们同班.男人住在我的隔壁,我们常会在夜晚拿上一捆啤酒,一直说到凌晨.他诉说他的情人,我就只是听众.然后喝完一捆,互相理解的笑一下.第2天通常会在他的床上醒来.他是个高大并不英俊的西北男...
  • 夜里有时候会有些热闹.夜里的时候,音箱里传出一串的歌声.

    整个人趴在吧台上,手上的抹布依然还算干净.总是在反复的念叨那一句.

    "我的青春,也不是没伤痕."

    然后就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很没有道理,更重要的是很没有意义.眉头紧锁,仔细琢磨一下,就又开始擦拭这个看起来干净其实也不脏的吧台.这都是我自己选的,或许伤痕见证成长吧.

    歌手每个星期六都会来唱歌.一个戴着鸭舌帽,一身黑色外套的男人.鞋和衬衫在...
  • 我得了一种怪病.症状是在夜晚时全身发痒.身体却并没有红肿变色.只是一个个看起来与肤色没有不同的小包.

    于是在夜晚无法安眠.初躺下时,是左腿.身上像有成百上千个小虫在爬,那种瘙痒深入骨髓,即使用力去抓,也不见舒服一些.于是掀开被子,在空气中瘙痒就会轻一些,却又寒冷.盖上不多时,就又痒起来.

    如此反复.

    昏昏沉沉的睡去时,左腿不再那么痒,而是换到腰与右腿.后来是脖子.

    七点时在瘙痒中醒来,像未曾睡过一样.却做了一个清...
  • 你的姿态 你的青睐

    我存在 在你的存在

    可能的 可以的 真的可惜了

    幸福好不容易 怎么你却不敢了呢

    我还以为我们能不同于别人

    我还以为不可能的 不会不可能

    所以明白 所以离开

    所以不再为爱而爱 自己存在 在你之外.

     

    如果我消失,应该会有许多人会想念我吧.某个夜晚,我盯了手机许久,决定不再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