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原地 - [黄梁美梦]

    2009/01/04
    1:轻轻

    罗生收拾好自己沉重的背囊时,他轻轻的在后面站着.这使罗生想到了一首名叫轻轻的诗.

    他轻轻的走到我的身边,一个轻轻的男人.

    轻轻的来到我的世界给我唱轻轻的歌.

    我抱着轻轻的他觉得空无一物.

    他轻轻的哭泣,世界听不到他轻轻的声音.

    他轻轻的离开了我的世界,我大声的哭泣.

    罗生和他对望一眼,没有拥抱,没有寒暄,没有说明回来的日子.脸上挂着淡淡的...
  • 水妖 - [黄梁美梦]

    2008/12/30
    午后的阳光有些微凉.那是风带来的气息.

    他离我而去了.留下我诡异的笑.风吹起他黑色的棉大衣,衣角幻化成两只黑色的翅膀,逆风飞翔.

    路口右转,到尽头再左转,有一处长满杂草的空地在远处是水库.河水在这个时候已经结上了薄博的冰.中间站着一个人,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赤身裸体.她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哼着神秘的歌.

    夜晚绽放的红玫瑰啊,终究没有黑夜更让人注目

    路过我身边的人儿啊,请你停下来,听我唱首歌再离开
    ...
  • つづく.. - [黄梁美梦]

    2008/12/29
    12月3日

    你说说,如果你总是在天桥下等待过往的路人或者借宿的乞丐,对他们是不是不太公平?他们毕竟是无辜的人,他们也要有自己的生活,自己追求的理想.你怎么能用一把刀一根绳子就扼杀掉他们的将来呢?

    12月4日

    他跟我说他会做会动的人偶,在牙齿的部分放上钢钉,它们就可以听从他的命令去做任何事情,我很想知道包括不包括偷心.亲手取出来,把你那热乎乎的心脏托在手里的感觉一定曼妙极了.但是他说要有个前提条件,就是我要去死.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觉...
  • 各自远扬 - [黄梁美梦]

    2008/12/24
    有一些对白时常会被篡改,改成属于自己的,内心的声音.扭曲或者加强了句子的意思.他这样说的,后来听见的人就哭了.他淡淡的一笑,伸出手想摸摸对方的脸,手伸到半空中又停住,别过头去不看对方的脸,做了一个转身的姿势,带起了一阵风,吹散了他的头发,他的思绪.

    他从来不喜欢叫别人的名字,甚至内心会忐忑不安.每次他定下心来想喊出这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就感觉呼吸没办法再继续,憋气得紧.写文章也是一样,笔下出现无数个他.有时候他自己也会迷糊,不清楚这个他到底是哪个他.就好像,见过的人,他都记得,却...
  • 海上花 - [黄梁美梦]

    2008/10/22
      海的一端有一座灯塔,它是船长的指明灯。船长在海里与风浪搏斗。他自豪的说,这是我的房子,这里是我的家。

      海妖从汹涌的海水中钻出来,带着嘲讽对船长说,你只能在海上漂泊,而你一无所有。船长堵气似的说,船上满载着的是我的梦想,只要与梦想在一起,哪里都是我的家,灯塔是我的太阳,船浆是我前进的力量,我在这里与危险搏斗,我不曾害怕,我是快乐的,这样的生活很安稳。我是船长,我开着船能穿越高山,穿越峡谷,到达别人到不了的地方,有别人无法感知的快乐,去寻找我的花园。那里...
  • 转轮 - [黄梁美梦]

    2008/10/22
    浑浑噩噩的日子过了许久,冗冗杂杂的事情做了许多,总认为自己是醒着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总觉得自己是充实快乐的。

    直到活过来,才发觉内心的世界,已经完全空了。

    完全的,空了。

    真难过。

    ---------------------------------------------------------------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
  • 执拗 - [黄梁美梦]

    2008/01/07

    安收到他来信的时候,距离他死亡已经快一年。邮差的玩笑或者是造化弄人。安看着上面熟悉俊秀的字体,手禁不住颤抖。小心翼翼的用刀割开信封,一封信,一张卡片和一张照片。照片后面用漂亮的钢笔字写着:2006年9月16日 中山古城。城字又被划掉,改成镇。
    安不禁笑了。
    照片上只有安一个人,是出差的时候,顺路去一下那里,拍回来的。他却很喜欢,拿了有安全身的一张小心的收起,用钢笔在后面写上日期和地名。安推推他的肩膀说,是镇,不是城,它还不到城的规模。他顿了顿,看了安一眼,又把城字划掉...
  • 杀手 - [黄梁美梦]

    2007/12/10
    不大院子里,许多藏匿的杀手.

    一只老鼠死在一个装满水的铁桶里.尸体被泡得肿大.睁着眼睛,目光没有了神采.捞出来丢弃在院子里,灰白的尸体在不大的院子里如此刺眼.

    它是被淹死的.我们都这么想,于是眼前出现它是怎么样的挣扎,怎么在没过头顶的水里挣扎,指甲抓在水桶的檐壁发出凄厉的声响,像它临死前的哀号.

    院子里死掉一只喜鹊,黑白相间的羽毛曾经张开,翱翔天空.上面是它的窝,或许它是被风吹吹落,终究没能再展翅飞上它的居所.也许它的父母在它身边盘旋...
  • 偷窥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我住在闹市区的一栋高层酒店公寓里.

    13楼.1313室.

    我的隔壁是一位行为怪异的先生.他总是很晚回来,走过我门口时我经常会从猫眼里看他.他白天基本不出门,所以我们只打过几次照面.没有打招呼,他看我的神情有些恐慌和怪异.

    我对此很好奇,所以总是注意他的动向.他住隔壁.1314.他有时候会带回一些纸张来,有时候门口会堆着装满了废纸的垃圾袋.我在他出门的时候出去看过,那都是一些废弃的手稿,也许他是个作家.还有一些未完成便丢弃的图,也许他是个画家.但是他行踪诡异,从不和人打交道,楼里认识他的人也不多,大概除了物业.

    他的步伐总是匆忙,背影又显得孤单冷傲,让人觉得寒冷又想接近.却又高大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我在猫眼里看他从门前走过,侧脸英俊棱角分明.有些痴迷.有时候他会不经意的从外面看我屋子里的猫眼,我变会脸红耳赤.直到有一天,他从我门前经...
  • 改变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我看见过几次自然死亡的人,在90年代初,我还只有8,9岁的时候.他们以各种各样的姿势表达着死前的痛苦.多是没穿衣服的.有时候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惊跑了停在他们眼睛上的苍蝇.有的已经生蛆,可有的会在第2天时就此消失不见.

    但是如果换到现在的我,是不敢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我恐惧的,居然是他们突然身手抓住我双腿的臆想动作."

    被人杀死扔在这里.这里荒草密布,他只搜走了我身上的几块钱.

    我甚至为自己的死有点感到惋惜.我应该多带些钱出来才好,这样死去也算是有价值的.

    于是我开始了等待的时光.

    开始时我感觉到苍蝇在身上飞来飞去,声音很吵,身体也有些痒.后来又多些类似于蚂蚁的小昆虫,还有我生时就恐惧的蚂蚱.他们蹦来蹦去,还有多足的虫子在我的耳朵和鼻子里爬进爬出.痒极了.

    后来我觉得有些...
  • 自由 - [黄梁美梦]

    2007/10/13
    "如果我能像蒲公英一样就好了.风一吹就离开,四处飘荡.一直躲在风的怀抱里,自由又满足."

    我十分讨厌这种见鬼一样的天气.天空被乌云以太阳为中心划成两块,一片昏暗,一片晴朗.

    百无聊赖的光脚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电视剧无聊,音乐听不进去.站在大落地窗前望着远处的风景发呆.

    要下雨了吗?深蓝色的闪电突然在远处劈下,划出一个蓝色的漂亮竖线,直直的扎入我的心里.

    我换了个姿势席地而坐,背后是玻璃.他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会喜欢坐在这里.

    那时我还很小,调皮的笑笑,然后望着远处的风景说:这里很高,我站在这里会有强烈的失重感,但是怎么也不会掉下去,所以又很安全.在安全和危险的感觉交替中,我总是能发现快乐所在.坐下时,前面是生,背后是死.如果一定要死,我会选择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下去,倒过来看世界.一倒过来,死也就成了生....
  •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最近他常出现在我的梦里.有时候在笑,有时候坐在我身边;有时候和我说话,有时候只说拜拜.又总是在他留下背影时醒来."

    他是我的小学同学.我的记忆里和他并不熟悉.他的话很少,也不太合群,总是邋遢.这是我对他唯一的印象.

    后来我们毕业,分到一所初中,我在一班,他在四班.我们时常擦肩,却并不打招呼.他看到我时总是低着头,侧着身子一闪而过.甚至有一阵子我以为他讨厌我.可我不知道理由.

    又过了些时间,也许是一年,要么两年.他长高了,变得漂亮,却更邋遢,白衬衫看起来洗不出的样子.鞋子也那么破旧.

    又过了一年,他对我笑,张嘴有话想说.我厌恶的躲开.他眼神一暗,恻身走过.

    后来读了高中,不再一所学校.后来我听说他初中时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后来去打些零工.后来我在车站远远的见到他,他骑在一辆人力三轮上,眼神充满...
  • 钢琴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我在梦里时常会出现钢琴,两双手.音乐是模糊的,我不清楚是什么音乐.只是就这样端坐在钢琴面前,手指轻轻按下琴键,又恰到好处的伸展起来,落到另一个琴键.我侧过脸看他嘴角含着的微笑.

    我坐在琴旁继续那大段的表白.合上琴盖,房间洁白清净.风从窗户吹进来,白色的纱帘覆在我的眼上.世界一片空白."

    天气恰好的晴朗,风也吹得动人.我坐在阳台的边角眯着眼看天空.白云恰到好处,偶尔挡住太阳,在地面留下一片恰好的阴影.这里可以看到远处的山.时至初秋,山顶没有白雪皑皑.那片场景时常让我着迷,不似如今空缺.叶子飘落了,一片一片的,像金黄的雪花,轻柔的抚过身体.

    我怀念起北京的秋天来.一个偏远的在长城下的小城.水库中央一座不高的塔.汉白玉的围栏,水面微微泛起涟漪.那是最好的时刻,也是最短暂的季节.

    冬天和朋友们从水面上走过,冰层被我...
  • 伤口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我决定要嫁给他,一个单纯对我又极好的人.我对他的爱并不算是爱,只是可以接受.但是我并不后悔,爱对我来说太累了.所以我宁愿牵着他的手,也不要再回头.

    命中注定我就是个感情挫折的人.曾经我们以为就要成就的传奇,再后来成了泡影.我们并没有说分手,就这样淡了,自然而然的.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刻意再见的时候也许还会再见.可没说再见,却有可能就是天涯."

    我和他是小学同桌,7岁认识,9岁他转学离开.那时候并不懂得分别的痛,不然再次相聚时,我一定会别过脸去不再看他.如果他能像空气一样在我转过头去的时候散掉,也许这种痛苦就不会鲜血淋漓.

    后来我读初中,高中,大学.谈过几次恋爱,牵过几次不合适的手.放开时没有丝毫留恋.可我的心里总是缺了一大块.是血或者是肉.伤口结枷,不去碰触便不会疼痛.

    15年后我又遇见他,在...
  • 虚构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我们就像一对亲密的爱人."

    清晨的阳光透进屋子,挥洒在我的脸上.我抬起头看他,他在上方看着我.我笑了,他也微笑.伸出手来在恰好的距离象征性的拥抱.

    他从来不会出这间屋子,他说他害怕外面的世界,让他无地自容.我理解的点点头,他朝我点点头.同时挥手.我出去买菜.

    我回来的时候他刚好给我开门.我吃饭的时候他坐在对面也在吃饭.我们一起吃青菜,我们一起收拾碗筷.我们一起看电视.我用这一台,他用另一台.

    我们同时看书,同时写信.他一直在我正对面,做着和我同样的事情.然后我微笑,他也微笑.

    后来我出门,被飞驰的车子撞离人间.他在屋子里也消失了踪迹.

    镜子.

    ...
  • 孪生 - [黄梁美梦]

    2007/10/13
    "就是这样吧.总以为马上就会有相交点,却都停止前进,在不恰当的路口转了弯.又渐行渐远.谁都没有回头,却都捂着胸口喘息.

    总以为生活就是这样的一种态度.错过虽然可惜但是路还是要走,也许下一个交叉点会是在这里,那里,要么是寿命将近的地方.我与他同年同月同日生.我们从同一个起点出发,约好在一个圆之后在同一个起点交汇.然后融合.

    就这样抱着这种信念坚持行走.我摔倒磕坏了脑子,他摔倒遇见了真命."

    他今天生日.我吃过药,拿着悉心挑选的礼物要去送他.我知道他们会来这座小城里度假.小城的火车只有一班,中午12点停留.

    我11点等待在门口.不多时又聚集许多人,拉客的摩的,三轮.同我一样站着.嘈杂声让我心烦,人流把我遮挡在中间,我掂起脚来却依然只能看见黑压压的头顶.

    人群骚动起来,我听见火车进站的鸣笛声.我随着人...
  • 记忆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我始终都不后悔我所做的一切,那是我的主观意愿让我做的.我的心肯定不会背叛自己.它的存在和人与人之间的存在不同.它不会离开你,你也离不开他.我们相依为命.

    我却后悔我没有仔细观察它的变化,也许它那天恰好不高兴,要么就是很上火,所以我的身体也强烈的要求一种和它相似的平衡.所以我就做了.我依然相信它是真实的,善良的.说完,他把手放在胸口,深吸一口气,'我爱它'".

    初冬的小镇总是显得清冷.护城河已经开始冻结.清晨为小生意忙碌的人们把自己厚厚的包裹起来.天空清明,远处的塔像一把利剑划破天空.冬天就是如此,一切都显得脆弱.我在塔下站了一会儿,抬头看看塔顶并没有划破天空的可能,就又低下头去抓鱼.

    我并不是以捉鱼为生的人.只是我今天突然想吃.河里的鱼都不大,恰好的寒冷足够让它们反应缓慢.我凿开冰,手看准鱼的位置,猛的向下一探.扑了个空,手却因为突然遇到冰...
  • 5.情景五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我把他抱在怀里,或者是他把我搂在怀里.他的表情很不自然,眼神有些不敢相信.我抓着他说,你再胡说八道我可要生气了你听见没有.不准胡说八道.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我一点也不傻我就想和你好好过日子而已.你干吗老摸我头发,干吗总是在你不高兴的时候骂我?你不知道我也会难过么?恩?你给我起来.

    他的眼睛望着我,逐渐笑了.他说你是个大傻子还是我是个大傻子?要么我们都傻?得了.我好困.我想睡一会儿.给我找个地方睡会儿吧.我想了想,恶作剧一样的笑了,说困了?那你睡吧.睡床底下吧你.省得我看了心烦.他说成,反正我好累,在哪睡都成.你把我拖进去吧.我笑了,说好啊,咱们不吵架了哈!他点点头,闭上眼睛"

    我又在梦境中醒来.他在床头看着我.眼神有些奇怪.我说你这么早就起啦,怎么没去上班?他说,我闻着有股怪怪的味道,就没怎么睡好.是什么味啊?我说不知道啊...
  • 4.情景四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我又在院子里看见他,他在锄草.太阳照得他浑身发亮.突然的错觉让我以为是神明降临.他朝我微笑,牙齿洁白整齐,眼睛弯得像月牙,鼻子高挺,眉毛锋利.他朝我挥挥手,我走过去.他摸摸我的头,把水递给我.我没接,他就打开盖子喝了一大口,擦了一把汗.

    然后他和我争吵,很长时间的争吵,我看着他的唇形想要读出点什么,好象是责备,好象是怒斥.他用手指着我一遍一遍的训斥我.我就直楞楞的看着他,他却不想停下来.我头很疼,有些发麻.抓起桌子上的刀像他扔去,说你给我闭嘴!然后他就消失了."

     

    天气明明挺冷的,醒来的时候头上却带着薄薄的汗水.我习惯性的看看窗外,正是中午,太阳很好的照射进窗子,到我身上.暖暖得有些小幸福.龙骨似乎也精神很多.我看着龙骨笑了.这血色的东西倒是很应景.给它浇过水,从冰箱里拿出买的肉,一刀一刀的切下去.切成漂亮的形...
  • 3.情景三 - [黄梁美梦]

    2007/10/13
    "后来他一直在我家里出现,有时候在看电视,有时候上网,看到有意思的东西还会呵呵的笑.他笑起来和别人有些不同,不爽朗,反而有些低沉,好象在压抑着什么.

    然后他光着脚走来走去,地我许久没扫了,他也不怕脏,就这么走来走去.有时候还会和我说句话,我听不见他说什么,就看见他笑着,嘴不停的张张合合.然后他又带着笑容躺到乱糟糟的床上.翻身睡着了,走到身边,却摸不到他.我叫他一声,他没有回答.然后我就睡着了"

    暖气已经停掉了.龙骨仿佛被冻伤了,没有一点活力.或者是没浇水,浇水的事情一向都是他管.我不懂得如何去照顾一盆花草.我只知道好看.所以我买回来许多生物.龙骨,仙人掌,一缸鱼外加一只猫.

    我想起它们来,于是去看,鱼儿都睡着了,还是翻着身子睡的.他肯定没见过鱼儿翻着身子睡觉.我拿出相机照下来这种样子,想着什么时候给他看.然后找那只猫,找来...
  • 1.情景一 - [黄梁美梦]

    2007/10/13
     "我总觉得他没有走.我老是能感受到他的一双眼睛在暗处看着我.只要一闭上眼就能嗅到他的呼吸.

    晚上我能听见他在身边鼾声如雷吵得我整也无法入睡,他离我那么近,那么近.可我就是看不见摸不到他.那种感觉很可怕.

    过去就好像是一个大旋涡,卷着卷着就把我自己卷进去了."

    他走的时候是冬末,可转眼已经到了初春.空气还是有些冷,有些懒散的情绪作祟.只在每天出门一次去买些东西.摆着,放着.不去吃不去动,就那样放在桌子上任它鲜嫩,暗淡,老去.

    依然穿着厚重的衣服在略带寒冷的空气中慢慢行走,超市总是挤满了忙碌往车子里装食物的人.摸摸自己的衣袋就放弃了挥霍的念头.走到肉制品区,低下头装着样子挑选猪肉,其实我根本分不清楚猪肉和羊肉,只是他们都在仔细挑选,我不想例外.装模做样一会儿,我决定拿一块.

    肉放在称上时售货员侧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