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 - [someone]

    2008/12/30
    啤酒罐.烟灰缸.燃烧了一半的香烟.

    我们默默的对望,但不说话.

    我脱光衣服起身去洗澡,你望着远处某扇窗户的玻璃上反射过来的光.

    我打开淋浴.听见门开的声音,轻轻的关上.

    热水消除了我的疲惫.出来时你离开没留下一点记忆.

     

    12月28日的白天.清冷.晴朗.

    你在街角看见我落魄的身影.我转身也看见你.

    我拿起街边的两个...
  • A、被点到名字的要在自己的空间里写下自己的答案,然后去掉一个你最不喜欢的问题再加上一个你的问题,仍然组成20个问题,传给其它7个人,列出其它7个需要回答问题的人的名字,还要到这7个人的博客里留言通知对方——你被点名了,被点名者不得拒绝回答问题,而且回答必须真实,完成游戏的人将会永远得到大家的祝福。 B、这7个人要在自己的博客里注明是从哪里接到的,并且再传给其它7个人,让游戏继续下去,不得回传。被点到名字的人将会得到大家的祝福,并且所有美好的愿望都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
  • 冬梦 - [someone]

    2007/12/08
    简单的说,青岛路只有4个字就可以形容,上坡和下坡.

    随处可见的楼梯和山坡,看起来与重庆相似,但我并没有能在重庆好好浏览一番,很是遗憾.

    直到夜晚的梦,将这2个城市连接起来.我们都联系起来.





    我十分惧怕这种阴雨的天气,压抑得我喘不过气来,甚至想要死掉,闭上眼睛,不去体会这种黑暗的孤独与阴沉.

    昨夜却与你在一起.



    你出现在我...
  • 观山海·恩爱 - [someone]

    2007/12/02
    我还是不能完全接受他们在我面前表现出的百般恩爱.于是就越发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尽如意.

    他们从对我来说遥远的地方飞来看我.于是我们去崂山.

    司机是个健谈的人,从入口进去,观山海.

    太清宫在山的里面,开车下行10几分钟.傍海靠山而建,于是外面即使风大,里面也是没有风的.我在青岛10年,却从未到过这里.借他们的光,我是随行.太清宫并不算大,却生机昂然.

    据说几百年的树..只记得照相,忘记时间了.

    ...
  • 那些人.偶然 - [someone]

    2007/10/13
    "我总是可以对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滔滔不绝的倾诉,爱也好,恨也好,情与怨都好,却在看见他时沉默."

    午夜的空气安静得有些闷.卧室的窗正对着马路,偶尔一片嘈杂却实在让人难以感到快乐,更多是恐慌.就好象不相信任何人的我们,也不会相信心之外的任何事情.

    我拿着破旧的手机乱按.然后得到一个回音.

    "我也正无聊,你睡不着么?"

    这种话从陌生人口中说出来的确让人好奇.我又回过去,他又回过来.

    我知道他所在的城市,他曾经爱的人和现在爱的人,他告诉我一些我认为如果换做是我可能是禁忌的话题,和我说起了爱情.他的爱,他的爱人的不接受.

    这违背了我的初衷,我也很想找人倾诉,我对他的爱,我爱他的程度,我对他的一切一切的在乎和想念.可我终究没有说出来.包容使然亦或是对陌生人给予的信任有些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