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它是一座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城市。我却留在了这里。

     

  • 站在原地 - [黄梁美梦]

    2009/01/04
    1:轻轻

    罗生收拾好自己沉重的背囊时,他轻轻的在后面站着.这使罗生想到了一首名叫轻轻的诗.

    他轻轻的走到我的身边,一个轻轻的男人.

    轻轻的来到我的世界给我唱轻轻的歌.

    我抱着轻轻的他觉得空无一物.

    他轻轻的哭泣,世界听不到他轻轻的声音.

    他轻轻的离开了我的世界,我大声的哭泣.

    罗生和他对望一眼,没有拥抱,没有寒暄,没有说明回来的日子.脸上挂着淡淡的...
  • 我们 - [someone]

    2008/12/30
    啤酒罐.烟灰缸.燃烧了一半的香烟.

    我们默默的对望,但不说话.

    我脱光衣服起身去洗澡,你望着远处某扇窗户的玻璃上反射过来的光.

    我打开淋浴.听见门开的声音,轻轻的关上.

    热水消除了我的疲惫.出来时你离开没留下一点记忆.

     

    12月28日的白天.清冷.晴朗.

    你在街角看见我落魄的身影.我转身也看见你.

    我拿起街边的两个...
  • 水妖 - [黄梁美梦]

    2008/12/30
    午后的阳光有些微凉.那是风带来的气息.

    他离我而去了.留下我诡异的笑.风吹起他黑色的棉大衣,衣角幻化成两只黑色的翅膀,逆风飞翔.

    路口右转,到尽头再左转,有一处长满杂草的空地在远处是水库.河水在这个时候已经结上了薄博的冰.中间站着一个人,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赤身裸体.她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哼着神秘的歌.

    夜晚绽放的红玫瑰啊,终究没有黑夜更让人注目

    路过我身边的人儿啊,请你停下来,听我唱首歌再离开
    ...
  • つづく.. - [黄梁美梦]

    2008/12/29
    12月3日

    你说说,如果你总是在天桥下等待过往的路人或者借宿的乞丐,对他们是不是不太公平?他们毕竟是无辜的人,他们也要有自己的生活,自己追求的理想.你怎么能用一把刀一根绳子就扼杀掉他们的将来呢?

    12月4日

    他跟我说他会做会动的人偶,在牙齿的部分放上钢钉,它们就可以听从他的命令去做任何事情,我很想知道包括不包括偷心.亲手取出来,把你那热乎乎的心脏托在手里的感觉一定曼妙极了.但是他说要有个前提条件,就是我要去死.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觉...
  • 各自远扬 - [黄梁美梦]

    2008/12/24
    有一些对白时常会被篡改,改成属于自己的,内心的声音.扭曲或者加强了句子的意思.他这样说的,后来听见的人就哭了.他淡淡的一笑,伸出手想摸摸对方的脸,手伸到半空中又停住,别过头去不看对方的脸,做了一个转身的姿势,带起了一阵风,吹散了他的头发,他的思绪.

    他从来不喜欢叫别人的名字,甚至内心会忐忑不安.每次他定下心来想喊出这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就感觉呼吸没办法再继续,憋气得紧.写文章也是一样,笔下出现无数个他.有时候他自己也会迷糊,不清楚这个他到底是哪个他.就好像,见过的人,他都记得,却...
  •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漂亮的小男孩,他是水神的儿子.他没有学习到任何父亲的技能,他只会哭.水珠掉落下来,就成为了珍珠.父亲对他很不满意.因为父亲需要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来管理这片海水.而他却是打不得又骂不得的,稍微有些严厉的话说出来,他就会默默的哭.父亲越看他越不顺眼.他长到10岁时,母亲又给他生了个弟弟,父亲的眉毛也渐渐的舒展开了,对他的弟弟宠爱有加,就对他爱理不理的.

    他从小就是聪明懂事的孩子,知道父亲不太喜欢他, 就尽量得不在父亲面前流眼泪,每天陪...
  • 莲.9 - [莲生]

    2008/12/01
    我用最快的速度在网上发了求租信息,随便去看过几间,最重要的是房租是否在接受范围。确定了一家在这个城市西北角的房子,房主是个并不算和蔼的老年妇女,用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我,确定我身上没有任何让她致命的细菌后,同意我入住其中一间。

    这个年迈的老妪无疑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单房出租在这个城市并不容易出手,尤其是这样偏僻的地角。她很巧妙的把一套房子分成两间来出租,显然主意是很好的。租房人对价格容易接受,出租人也能多赚不少。

    我从离那里拿行李走的时候离不在家,颜锐依然低着...
  • 莲.8 - [莲生]

    2008/12/01
    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睁眼就看见颜锐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看着手机发呆。我越发的看着这个男人不顺眼。离在厨房里叫,颜锐,叫安起床,吃饭了。我看他慌忙把手机关掉,走到身边来推我,刚要伸手,看见我睁着的眼睛说,吃饭了。神情有像被发现奸情似的慌张。我站起来,裸着上身走进厨房。在离的身边说,可笑至极。离转身来看看我,显然不明白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看着我裸着的上身,啊的一声尖叫,说你拍僵尸新娘呢,行走中的骷髅,快穿衣服去。我了然的看离一眼,转头再看看厨房门口慌张的颜锐,哼了一声,从他身边走过。
    ...
  • 莲.7 - [莲生]

    2008/12/01
    颜锐是在大学时偶然认识离的,那时离与他现在的女友算是点头之交。颜锐在找她的时候,恰好离与他点头打招呼。离笑笑说,要知道点头能点出这么多孽缘来,我倒情愿多点几次,多几次孽缘,也许还能多一份选择。

    离看着我,说你猜,颜锐怎么形容我的?我摇摇头,恋爱中的男人嘴里的话没一句是可信的,口若悬河的夸奖从不重复,我猜不出来。离甩甩头发,说,他说他从没见过我这样刚强有性格的女子。我哑然,只是一面之交,就能看出性格来?未免有些太扯了吧!离又说,他说他看见我第一眼就心动了。我打断她,说,看来颜锐真...
  • 这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复文站在桥头的红绿灯前感到有些慌张.这个城市的人仿佛看不到挂在高处的交通灯一样.汽车,行人,喇叭不断.他四处张望,却又不敢迈出一步,他在桥上拿出一支烟,点燃,叼在嘴里,在桥边蹲下,在冬日的阳光里哼唱着自己的歌.

    这是曾经属于我的城市.我带他来这里,是要让他和我一起,再走一遍我们彼此还是陌生人时,我曾经走过的路.我从后面拍他的肩膀.他看到我,站起身来.我从他嘴里拿下他叼着的烟,放在自己的嘴里,猛吸一口,吐出淡淡的烟雾,转头看着他笑,把他的手抓在手里,带领...
  • 喃喃自语 - [起舞]

    2008/11/27
    1:你对着电话不停的倾诉,讲一些你觉得疑惑或者快乐的事,就是不肯说想我,你在用大家都听不到的方式表达你的慌乱,你的紧张和你的背叛.

    2:听见墙上的钟响了么?像高跟鞋走在寂静楼梯上的声音,你幻想着和一个美丽的女子出轨.

    3:你欢快紧张的声音从扬声器中传出来,已经告诉我你的爱.

    4:时间也许更久一点,想念也许加深一点,爱情却在变淡,你离开了.

    5:他离开的背影写满了落寞,你转过身来也是如此,我是被诅咒的恋人....
  • 有时候我看见复文,觉得他哪也不好看,眼睛太小,鼻子又不高挺,发型也不帅,牙也太白,身材也太好,完全没有一点文弱的气质,每回我想起这个,就对复文说。复文就撇撇嘴,说你好看,塌鼻子塌眼睛鲶鱼嘴,小脑袋搓衣板大脚丫手长那么丑。。。我急忙喊停,说错了,我错了,行不?他爬上床,理也不理我,就关灯睡觉。

    有时候我看见复文,又觉得他哪都好看,笑起来眼睛像弯月,眉毛也弯弯的,嘴唇粉红,手也很美,身材匀称,声音也很好听,每回我想起来,也会对复文说,他斜眼看看我,说算你有眼光,我怎么会看上你,塌鼻...
  • 明天是我生日。我和复文在一起的头一个生日。复文很高兴,打从头天下午就开始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干些什么。晚上我去上班,老板知道我明天生日,特意让我在10点半的时候人上得差不多了就放我回来。复文见我早回来,也激动了一阵,把我按在沙发上,又按摩又松骨,伺候得我好不舒服!

    十一点多的时候复文给我放好水,让我去泡澡,出来的时候快到12点了。他飞快的跑来在我唇上啄一下,又窜回电脑前埋头研究手机。十二点刚好,我的手机就开始滴滴的响。复文喊,快看,快看。我正打算看,听见他喊吓了我一跳。他边喊边蹦到...
  • 我在酒会上认识了一哥们儿,彼此用眼神交流一下,就知道是同道中人。聊了一会儿,又觉得很投缘,就互相换了号码,约好有时间让他去我的酒吧,我请他喝酒。

    我的休息日是随机的。我呸!和复文久了也习惯用这个词了。那天夜里八点多,我正在沙发上看《喜洋洋与灰太郎》,他窝在电脑前玩他的该死的游戏,我叫他晚上出去玩,他不去,以晚上要攻城战为由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我!我正在苦闷的时候,手机来了短信,是酒会上认识那哥们儿,他说他在我们酒吧来给我捧场了,没看见我,问我在干吗。我看看复文,显然他没空理我。就回...
  • 中午我起床的时候,复文坐在床头看着我若有所思。我揉揉眼睛,直起身来,叫他,文文?他好象没听见我的招呼,眉头紧锁,嘴唇也抿着,手托着下巴,好象能看到我胃里,看出我吃了什么一样。得,打住!这么想就有点恶心了,每天都有客人的呕吐物让我帮忙打扫,想到这里我就干呕起来。显然我的干呕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我看着他,再看看电脑,电脑是开着的,但他没玩。敢情太阳从东边落山了?

    他直直的看着我,张口说,你说,我像女人么?

    我立刻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连说不像不像,女人比你皮肤好...
  • 复文出海去工作了,也怪我没本事,要真有本事哪儿能让他跑那么远,每天起来就耐着性子帮他练级,然后去上班。假日就不休了,等他回来再一起休个几天,每天倒是过得也充实。

    突然有一天!突然有一天,绝对不是那恐怖片系列的电影。但确实让我觉得意外。复文又出现在酒吧里,轻车熟路的坐在吧台边上,我转过头来看见他,顿时思绪万千,情感如泉涌,无限缠绵汇成一个字,你!

    复文笑了,眼睛像月芽一样微微弯起,说,我回来了!我这时才发现,我的精神反应能力和行动力是多么不匹配,激动了半天,...
  •   夜晚下起了小雨,我和复文吃过饭就没有出门。我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早早就跑到电脑前鼓捣他的游戏。按他的说法,这封测游戏全国只有2000人能选上封测员,他就是其中之一。我不以为然,兴许全国也就不到2000人申请呢!还美呢!

      我的假期是除了星期5,6,7之外的任何一天,偏又今天是星期二,没有任何好节目可以看。我一个人又无聊,复文也不理我。我跑到他跟前坐下。他张牙舞爪的把我推开,继续和游戏做斗争,边玩嘴里还吱哇乱叫,我气得用手使劲抓他头发,他不为所动,我挠他...
  • 复文是个绝对的孝子,每个星期我只有一天假,他是休假,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要走,一走就是半年八个月的,又没法联系,让人很是不爽。于是就特别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早晨在被窝里赖床,他就接到了他母亲的电话,说让他回家。

    他挂了电话,二话不说就开始收拾,我半倚在床头,说,嘛去?他边收拾边说,回家!我妈让我回家呢!我说那咱今儿的电影就不看啦?他说,我得回家,你自己个儿去看吧!实在不行就叫上别的朋友,票别浪费了。我恩了一声,开始想和谁去比较好。

      他收拾好东西...
  •   复文夜晚出现在酒吧的时候,外面刚下过雨,他进来的时候带了风,清爽的,让人精神振奋起来。在昏暗的走道里跌跌撞撞的,坐在我面前。

      他把下巴放在吧台边上,抬眼看我。然后笑笑,说,嗨!老头子,给我来杯你最擅长的。他的嘴里带着浓重的酒气,喷在吧台上,蒙出一层雾气。我不耐的看着他的眼睛,转身看看只有我一个人的吧台,说我只会长岛冰茶。他挥挥手表示同意,我转过身去调了一杯放在他面前,他扭着身子坐直,把头抬到刚刚好能够得到杯子的高度,伸出舌头,在酒杯中舔了一下,咂咂嘴...
  • 信任 - [小情歌]

    2008/11/21
    “忽然觉得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因为这些东西都唾手可得,得到的东西一向没有一件是好的。唾手可得的东西有什么味道呢?得到的也不过是放在家里,偶尔拉开衣柜门瞧一眼又关上。”

    我是在开往南方的客车上认识柳问的。他穿了一件紫色V领的长袖T-SHIRT,头发用发胶打理出漂亮的层次,眼睛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手指修长,合身的仔裤勾勒出他腿部结实的线条。他在我旁边坐下,略有些拘谨。我斜过眼睛看他,他转过头来也在看我,眼睛弯成半月的形状,嘴唇抿出一条漂亮的曲线,点点头,...
  • 暖阳 - [起舞]

    2008/11/19
    “你说我怎么办?那些孤独与寂寞,拥有与离别。我得到的一切都像是短暂的,不实际的。我什么时候能停下来,什么时候能安稳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也就只能无奈的带着希望与快乐漂泊,回来的时候一切如旧,又空了起来。如此反复,希望就像太阳,总在我前方,我乘船去追,摇摇晃晃的,无意识的把希望一点点的晃掉,最后什么都没剩下。”

     柳问是站在冬日里的暖阳下说这些的。惨白的阳光没有阻挡的照在破旧空旷的街道上刺得眼睛生疼。他迎着太阳对我微笑,眼睛像月牙一样轻轻弯起,又立...
  • 电台 - [小情歌]

    2008/11/10
      他的母亲是电台午夜情感节目的忠实听众。他对母亲的品好一向兴致缺缺,宁肯枯坐在电脑前发呆,也不愿听从母亲的要求与她一起分享每天夜晚好不容易有空时的快乐。母亲也不过多要求什么,只是说,不要每天坐在电脑前,来我的房间陪我说说话,听听节目,咱们谈谈。

      他觉得没什么可叹 ,他甚至觉得他和谁都无话可说,谁都不能了解他,明白他,谁都不能让他觉得生活其实真的是活的,而不是活着。

      他终于有机会在某个停电的夜晚与母亲坐在一起来收听那在...
  • 守望 - [起舞]

    2008/11/04
    决定去找她的时候我实在无路可走了。天气总是阴沉沉的,却不下雨,让人觉得更加不爽快。告诉她我到达的时间,是黎明。她欢快的说,好,我去接你。我说那个点没车,她说,我一定要接你,我可以打车啊,早晨你想吃什么?MC好不好?24小时的,KFC不知道开不开门,我家附近就有,我买了给你带去。

    我想了想,还是没忍住,说,车站门口就有MC和KFC,你傻啊。

    然后彼此都笑了。

      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漂亮,甚至更白了一些。还记得她从我这个城市离开的...
  • 海上花 - [黄梁美梦]

    2008/10/22
      海的一端有一座灯塔,它是船长的指明灯。船长在海里与风浪搏斗。他自豪的说,这是我的房子,这里是我的家。

      海妖从汹涌的海水中钻出来,带着嘲讽对船长说,你只能在海上漂泊,而你一无所有。船长堵气似的说,船上满载着的是我的梦想,只要与梦想在一起,哪里都是我的家,灯塔是我的太阳,船浆是我前进的力量,我在这里与危险搏斗,我不曾害怕,我是快乐的,这样的生活很安稳。我是船长,我开着船能穿越高山,穿越峡谷,到达别人到不了的地方,有别人无法感知的快乐,去寻找我的花园。那里...
  • 转轮 - [黄梁美梦]

    2008/10/22
    浑浑噩噩的日子过了许久,冗冗杂杂的事情做了许多,总认为自己是醒着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总觉得自己是充实快乐的。

    直到活过来,才发觉内心的世界,已经完全空了。

    完全的,空了。

    真难过。

    ---------------------------------------------------------------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
  • 无人知晓 - [小情歌]

    2008/10/16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我的光头照 - [视线电影]

    2008/08/31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乱七八糟 - [起舞]

    2008/08/23
    她说:如果你没有很多很多的爱情,那么你就要有很多很多的钱。

    电波在下着大雨的午夜传导老旧的收音机里,发出嘶嘶啦啦的声响,歌声也变得飘渺起来。

    当我把一杯酒,一只烟,本子和笔放在面前时,突然意识到,之前的几个月或者几十天里,居然都是在愤怒的。这种愤怒只适合于夏天,不吃不喝,睡觉与熬夜全凭心情。不与人交流,无交集。时常会渴望再静一些。

    这种平和的看起来很美的心态在这个失眠的夜晚辗转反侧时突然被打破。她说:如果你没有很多很多的爱情,那么就要...
  •     - [小情歌]

    2008/08/23
    人生对我来说是件无所谓的事情,生活如此。也许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对一些事物是苛求的,但那终究只是冗长生命的点缀罢了。

    多数时间是一个人在封闭的空间里的。静静的吟唱成了生活的主旋律,更加让人安静下来。偶尔会出行,与人不交际,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互不干涉。

     然而生活并不是这样的。我可以不干涉别人的生活,但不代表别人不会来干涉我。有太多的自由掌握在别人手中,多数时间里又变得身不由己,发呆或者行走,吟唱或者安眠。这些我都不能掌控。

    ...
  • 天生一对 - [小情歌]

    2008/07/20
    夜晚有些冷,即便盖着被子也是如此。傍晚的时候观察了一下舌苔,是生病了。总是在异处时会有这样那样的不适。

    手机不适一直关着的,只有我想与人交谈时才会打开,说不上几句就又关机。对着窗口发呆,胡子已经长了,堆在嘴唇的上方像一片黑色的杂草,丑陋极了。

    夏天却也是如此萧条冷清,丝毫没有火热的气息。安安静静的,仿若被关进了密封的盒子,在执意要离开表弟那里的时候并没有想那许多的归宿,。拖着生病的身体,几经转折,落居于此。家人一向是不主张去医院的。于是这种主张常害得我由感...
  • 流浪狗 - [小情歌]

    2008/06/08
    她遇见他,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他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我的症状并不是心脏病.哈,好意外.确切的讲,叫过度呼吸症候群.是急性焦虑引起的生理,心理反应.发作的时候患者会感觉到心跳加速,心悸,出汗,因为感觉不到呼吸而加快呼吸,导致二氧化碳不断排出而浓度过低手脚麻木,引起次发性碱中毒等症状,严重时会四肢抽搐.

    于是乎,昨夜突然变得沉重起来.难以呼吸,不停流泪.只能抓住身边的杯子,不停的喝水.到不那么压抑时.我突然想到我会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
  • Reykjavik - [小情歌]

    2008/05/18
    。现在常会听一首叫《淹没》的歌曲,张学友的声音越来越有磁性,充满了成熟与知性的味道,听起来舒服。幺同学说我很适合这种基本没调子听起来诡异神秘又哀怨的歌曲,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要象征性的反驳一下呢?可我确实是高兴了一阵子。
    前事不断爬进来,早知道是场祸灾。

    。我在旅游画报上看到关于Reykjavik的介绍,突然觉得有些向往,暂时不去考虑寒冷的问题。我终究是迷恋那里紫色的落日与深蓝色的湖泊。天空蓝得透明,只是看就觉得有种要被吸进去的错觉。那种天然的纯净仿佛可以洗去身上的铅华...
  • 天鹅之旅 - [行走片段]

    2008/04/15
    .我头疼得厉害,整个大脑像是要就这样炸开,一些思想要就此出逃。我对小龙说,你给我唱首歌吧。他犹豫一阵,说好吧。然后他用他沙哑的声音唱一首《天鹅之旅》给我,没有配乐,没有节拍。他轻轻的唱。
    我们在前世约定,一起穿行这世界,一生都不会停歇,永远向着那春天。
    直到这最后一刻,融进这温暖阳光里,让我们飞越这世界。
    飞过这群山飞越那洁白云海,飞过那万马奔腾的绿色原野,飞越那辽阔碧海蓝天。
    唱到这里的时候他突然破了声音。然后他停下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最近烟抽多了,嗓子破了...
  • 何等愚昧 - [行走片段]

    2008/04/14
    1:被关心的感觉是幸福又可怕的。只要稍微改一下签名,就会有关心的人问我究竟又怎么了。小贱人在早晨的时候留言给我。他说,留下的人,仍需要爱,不同的是物是人非。相当的不压韵呢!消失了几天的凳子早晨回复我的留言说:承蒙挂念,不甚惶恐,一切如故,仅未上Q尔!十分迂腐,十分老学究的感觉。离说她已经完全从阴影里走出来,我觉得也是。我深深的觉得,我比那个人更值得被珍惜。

    2:其实我介意。翅膀推荐我听的歌,确切的说,歌词我听不懂。最近梦里总是出现些光怪陆离的事情。最多的是一个熟悉的人影,很熟悉...
  • A、被点到名字的要在自己的空间里写下自己的答案,然后去掉一个你最不喜欢的问题再加上一个你的问题,仍然组成20个问题,传给其它7个人,列出其它7个需要回答问题的人的名字,还要到这7个人的博客里留言通知对方——你被点名了,被点名者不得拒绝回答问题,而且回答必须真实,完成游戏的人将会永远得到大家的祝福。 B、这7个人要在自己的博客里注明是从哪里接到的,并且再传给其它7个人,让游戏继续下去,不得回传。被点到名字的人将会得到大家的祝福,并且所有美好的愿望都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
  • 八月桂花香 - [小情歌]

    2008/03/31

    1:因为在我的心上,现在有了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我的玩具就是我自己。
    时常想起旅行的意义:勉强说出你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都是你离开的原因。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
    2:怀念两首歌。《追梦人》与《八月桂花香》。
    3:姐姐说因为我以前感情受挫的时候她没有好好的安慰我,于是她遭到了没有谈过感情就要结婚的报应。
    姐姐说她怀念当初和我在一起的生活,睡在一张床上。时而我起得早霸占电脑,她起床就吃西瓜。时而她睡觉会打滚,每次醒来我都会在床边。我以为我睡觉是安...
  • 1:偶然听到王若琳的歌声是在午夜时间。一首耳熟能详的JAZZ,I love you。
    她的声音辩识度很高,听起来舒服极了,好象全身都在放轻松。庸懒,沙哑以及无拘无束的性感,如果可能,我愿意把我能想到的美好词汇都用来形容她的声线。不知道这种喜欢会维持多久,我喜欢一件事情的时候,它就是完美得没有瑕疵;一旦厌倦起来,它就变得一无是处。
    这也算是喜新厌旧的性格吧。
    推荐几首我听起来觉得很美好的歌:《有你的快乐》《迷宫》《因为你爱我》《stages of flying》...


  •  昨天夜里睡下时想起和翅膀说好有时间一起去北海道旅行一事,结果在梦里我就一下窜到了日本。这让我很是有种披头散发的感觉
    疑问,我怎么知道那是日本?
    答:1。我借住在一个日本中年妇女的家庭里,她家里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儿;
       2。我说了相当流利的日语,甚至连方言都说得出,甚至在梦里我都忍不住偷笑,靠,那叫一个灵;
       3。我的英文那叫一个犀利!连想都不用想,张口就来,甚至在对方说日语的时候...
  • 亲旧 - [小情歌]

    2008/03/14
    前几天小狼对我说,咱俩是哥们儿不?我说是啊,他说那以后你就是我大哥。颇让我感动了一把,小狼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人,玩儿过一些阴暗的东西。其实每次看见他的时候,都会觉得其实他并没有那么灰暗,至少和我聊起天来的时候,尽管他总是表现得低落,但可以看出他心里还是有一片小小的阳光,小小的期待,小小的希望。
    这就够了。

    小羽说要去游凤凰了,后来小羽又说自己就是个大傻瓜,后来小羽又说哥哥。然后没了下文。小羽总爱闹脾气,然后颠颠的跑来说,哥哥,我是攻。然后禁不住就很想笑,我心想你折磨死我...
  • 小情歌 - [小情歌]

    2008/03/14
    我想我适合做一个歌颂者。

    在博里面新开了一个目录,取名小情歌。当时是因为喜欢这首歌,所以起名字的时候,就拿来主义。所以这个目录里面不会记录太多的事情,还是像以前一样,把自己的心情收藏起来,不再被人看见。
    我喜欢的歌很杂,如此下去难免下一次我会再取一个目录,到最后文章没写出几篇,目录倒是一大片,多数是一篇两篇的文章,搞得自己心烦意乱。
    是了,心烦意乱的事情最近有很多。

    很多人会对我提起《奋斗》这部电视剧,我看过,也带着几分喜欢,一群活得洒...
  • 清洁 - [小情歌]

    2008/03/12
    经常心血来潮的时候就会把头发都束到后面,然后戴上帽子,露出挺丑陋的一张脸来。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头发太过长和细软,总是趴在额头,又长得很快,所以自然就遮住眼睛,妨碍视力,有风的日子尤其是。
    有风的日子很难熬,风把头发吹得满脸都是,好象恐怖片里的桥段,眼睛看不到事情,还妨碍视力。戴帽子也很难熬,用手把帽子按住,低头走路。
    今天路过一面镜子,我发现我的脸很干净。皮肤没有白皙细腻,也不是蜡黄暗哑,就是干净。和以前那些时候不同,干干净净的,连毛发都没有。(事实证明我是基本没有眼睫毛的...
  • 造谣 - [小情歌]

    2008/03/12
    前些日子走了霉运。远在德国的和我算是比较熟识的朋友对在法国的朋友说和我有不正当男男关系。意男告诉我后让我觉得很是气愤。
    我的名声居然就丢到欧洲去了。这纯属造谣。
    暂且不提他是个很有才的人,就算是他长成天仙我也不会和他发生男男关系。请他吃过几顿饭,这些话就变了味道。况且最近几年都没回来过,感情我和他是神交?!
    离也曾经遇见过这种事情,不过不是造谣,而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让她很是不理解自己的哥们儿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最近最常听见的话就是:诶?你怎么会这么想?...
  • 热情的沙漠 - [小情歌]

    2008/03/07
    中午的时候偶然就听到这歌。说不上好听或者不好听。推荐给沈先生的时候不小心还被他打击了一下,让我很不爽。
    他说以后都不会推歌给我,颇受打击。按理来说,沈先生此番言论并无刻意,还是小小的难受一下,然后赌气说那我也不要推给你。
    自然,都是无所谓的态度。
    其实我算是个热情的人。对谁都很热情,态度也还算谦恭。朋友们对我也有时候热情一些,往往就到了热脸贴了冷屁股。谁的冷屁股?我的。
    其实我的屁股一点也不冷。说冷,沈先生肯定是比我冷。要是换做以前,我不定要伤心难过多久,并且...
  • 时间 - [小情歌]

    2008/03/07
    前几天又差些就耽误了起程的时间,原计划是可以慢慢的在路上散散步。春天的太阳温暖得有些懒,街边的树木也发出新芽。
    这条街道封闭施工,于是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在马路中间。几天前就这样想了,于是站到马路中间的时候,心中的恐惧全都变成兴奋,真奇怪。
    原本喧闹的街道一旦归于寂静,就能显出一些荒凉来,引得心里也阵阵不好受。那一瞬间就想放弃一切坚持,一切追求和等待,平淡的一直走在路上。今天在这里,明天或许就在那里,没有人找得到我的行踪。我认识很多人,也忘记很多人。他们也是。
    这是我小时候...
  • 莲.5 - [莲生]

    2008/01/28
    离把车开到水库旁边,熄火停下。安算是看到了流水。水库像一面镜子,天空在水面上映出淡淡的蓝色。时而有风,水面又波光粼粼的,像蓝色的麦田。
    安把感觉告诉离,离就大笑,我去,说哪有你这么形容的,感情你有农民情节。
    安说农民情节怎么了,我家世代为农,后来我农转非就后悔了,再也分不到田地,不能在田里种花种草。只不过为了一个好听的名声,却丢掉了那大片生命。
    离又反问,感情你要地不种菜光种花草啊。亏你现在转了,不然城里人不得饿死,花草总不能拿来吃吧。
    又安静了片刻。...
  • 执拗 - [黄梁美梦]

    2008/01/07

    安收到他来信的时候,距离他死亡已经快一年。邮差的玩笑或者是造化弄人。安看着上面熟悉俊秀的字体,手禁不住颤抖。小心翼翼的用刀割开信封,一封信,一张卡片和一张照片。照片后面用漂亮的钢笔字写着:2006年9月16日 中山古城。城字又被划掉,改成镇。
    安不禁笑了。
    照片上只有安一个人,是出差的时候,顺路去一下那里,拍回来的。他却很喜欢,拿了有安全身的一张小心的收起,用钢笔在后面写上日期和地名。安推推他的肩膀说,是镇,不是城,它还不到城的规模。他顿了顿,看了安一眼,又把城字划掉...
  • 小城故事 - [行走片段]

    2008/01/03
     

     这个小城过于沉寂.鲜有人记得它的辉煌.即便提起六大古都时,也不会记得有这么一个小城在三千年前的历史意义.即使我居住在这座小城的几年时间里,也未能意识到它曾经的美丽与寂寞.

    它是寂寞的,即便顶着中华第一古都殷墟的名号,即便有甲骨文大批出世,即便有世界最大的青铜器司母戊大访鼎出土,有中国最早的监狱,是周易的发源地,商朝的最后一个都城.人们旅行的时候还是会把它遗忘.

    后来我有机会回到这里,用相机记录一下它的古老.然...
  • 莲<4> - [莲生]

    2007/12/29
    就让往事随风都随风 都随风 都随风 心随你动
    昨天花谢花开 不是梦 不是梦 不是梦
    就让往事随风 都随风 都随风 心随你痛
    明天潮起潮落 都是我 都是我 都是我

    这个城市的天并不能晴得很透彻,但天气也算是难得。阳光穿过不算碧绿的叶子照到他们的身上,斑斑驳驳的,又投射到地上,画出一片片漂亮的明黄。安抬起头来穿过叶子看天空,又被阳光晃得眼睛不能全睁开,闭上眼睛是一片猩红。
    安侧过头来看着一直没有出声音的离,她低着头,慢慢的碎着步子走路,安突然...
  • 莲<3> - [莲生]

    2007/12/18
     三.

    离醒来时已经到了下午,出门看到收拾干净的客厅,然后跑出去拉开自己的门看看门牌号,又进来惊呼,太神奇了。真干净!谁干的?莫不是家里来了田螺先生。安从卧室里走出来说,你醒了。离才反应过来,直问,你打扫的?安无所谓的四处看看,点点头。离激动得扑上来,被安伸手挡住。离又抓住安的手说,安先生,欢迎你在这里常驻!
    安撇撇嘴,说这不过是个例外,床没有被褥,太硬。睡不着所以打扫,以后也许就没有这个好事儿了。
    离一下午显得很高兴,陪安买了被褥,一起在外面吃了...